首页 资讯 政策 专题 经济 金融 投资 招商 教育 人才
  • 手机版
  • > 东方红 > 基因 >

    通江籍十大将军的故事,有人咬断敌人喉咙

    时间:2019-11-07 07:08 来源: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旧址纪念馆
    傅崇碧的故事
           傅崇碧将军的家乡是四川通江县溪嘴村。爷爷是个教书先生,父亲是铁工,母亲是农村普通的劳动妇女。傅崇碧的祖父辈家境还算富足。
           小崇碧8岁那年爷爷去世,家中境况就日见艰难。不到一年,母亲又因病撒手西去。为了把丧事办好,小崇碧的父亲把田产当了出去。谁料不到3年,照料自己的奶奶又告别了人间,家里只好又卖掉一部分地产给奶奶办丧事。于是,日子过得更苦了。有一回,小崇碧放牛时没在意,牛跑到地主家的稻田里糟蹋了一些秧苗。地主的儿子看见了,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小崇碧抽打了一顿。少年气盛的小崇碧咽不下这口气,当即还手。这下可闯了大祸,地主到傅家大闹,父亲叩头道歉又赔稻籽,但地主还是不罢休,提出许多无理条件。傅将军回忆的时候说:“当时,我挨了父亲的打,又遭到地主的骂,心里不是个滋味。”这件事在傅崇碧幼小的心灵里烙上了深深的印痕,使他从心里对剥削者充满了刻骨仇恨。
    (一)地方的“娃娃头儿”
           1932年冬,红四方面军进入陕川地区后。傅崇碧跟随自己的在校老师(地下党员)参加了革命。年已耄耋的老人对70年前那庄严而神圣的一刻记忆犹新:“在一间阴暗的小屋子里,门窗被紧紧地关上。我虽然尚不懂得宣誓的神圣意义,但我却有一种预感,觉得那一刻必将改变我的一生,让自己走上一条光明道路。我激动得热血沸腾,跟着老师举起了拳头,压低声音诵读了那永远激动人心的誓言。”
           不多久,傅崇碧走进了光荣的中国工农红军的行列,并在第一次战斗中便缴获了两支枪、一把大刀,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随后,他就被安排到家乡做“扩红”工作。于是,这个才十五六岁的“娃娃头”走到哪里,身后总少不了跟着一帮子半大小鬼,叽叽喳喳嚷着,又缠又磨,让他替着说情加入红军。可别小瞧当年的“小不点”傅崇碧,热情高,嗓门大,在做“扩红”演讲时很有鼓动性,台下总是掌声雷动,群众情绪高涨。据了解,傅崇碧在通江任县委书记前后那段火红的岁月里,仅通江一县先后参加红军的就有近三万人。
    数不清的历险经历
    (二)多次死里逃生
           1933年10月,四川“剿匪”总司令刘湘调集20万大军对川陕根据地进行六路围攻。一次战斗中,傅崇碧带领独立团坚守山头阵地。山上枪打得很急,子弹不断地从头顶呼啸而过。有一回,正当傅崇碧拿起望远镜观察敌情时,只听得子弹响声不对头,便赶紧低头,但一颗子弹仍从他的后脑勺打进。他当即晕倒过去,清醒时已被送进医院,住了两个多月医院伤口才恢复。今天,后脑勺那深深的伤痕依稀可见,这伤痕承载着几多沧桑与厚重,也承载着几多英勇与荣光。
           类似的历险经历,傅崇碧在反围攻、百团大战、反“扫荡”、平津战役、抗美援朝等诸多战斗中一次次重演,多次死里逃生。
           每每回想起战友们横尸遍野,有的同敌人尸体抱在一起无法分开这些惨烈的情景时,老人只是以泪水作答,几度泣不成声:“我向来认为,对于一个革命者来说,生命、时间和岁月,并不纯属于个人。对于我们这些矢志献身革命、经历过多年革命战争的人,生与死早已被置之度外了。”的确,战地成了遗址,战友的笑容成了遗容。没有人说出究竟有多少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战争年代,他们用生命写就一曲壮歌。
    (三)心系老区
           2001年“七一”前夕,傅崇碧将军因年事已高、身体欠佳,不能亲自回到家乡,于是委托儿子傅欣把自己省吃俭用的积蓄20万元人民币全部捐献给四川省的“希望工程”,用于在革命老区通江县建一所希望小学。老人千叮咛万嘱咐:“把钱用在最需要的地方,千万不要搞什么树碑立传。”

     
    何正文的故事
    (一)革命情深
           1936年2月红四方面军西进翻越夹金山时,因大雪气候严寒,何正文体力不支昏倒在雪坑里,被指导员胥光义和战友们救起,走过了夹金山。紧接着翻越党岭山,夜宿零下二三十度的半山腰。第二天爬雪山时,指导员胥光义由于过度疲劳陷进了雪窝里,自己无力爬出来,何正文与胥光义互相救援的动人事迹,一时传为佳话。
    (二)把群众的事情摆在第一位
           1962年时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的何正文在得知四川彭县什邡地区血吸虫病闹得很厉害,加上灾荒,在很短的时间内死了不少人。何副司令立即带领军区后勤部生产部长张同才等同志,临时成立了工作小组,火速赶往现场调查情况。通过实地察看,听取汇报,走访当地农民群众,与地方政府、卫生部门、医院联系、协商,研究对策,制定方案,改造农田水沟、水渠,彻底消灭传播疾病的祸根----田螺,及时组织对血吸虫病人的治疗,很快扑灭了血吸虫病。
    (三)心怀故里
           何正文将军在他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他逝世后,家人就想为家乡做一件事,帮助家乡人民,2004年6月1日,何正文将军的家人向家乡学校捐资45万,加上多方筹集的50万元,历时1年,新修了1200平方米的学生宿舍楼,拆除了旧房,扩建、硬化运动场……2005年,为了怀念将军,答谢其家人,县乡人民政府决定将板桥口乡中心小学更名为“正文小学”。从2010年起,何正文的家人每年都会拿出部分资金,奖励学校的优秀学生和教师。万里还为小学题了词。

     
    邓仕俊的故事
    (一)小小年纪当上红军
           邓仕俊幼年贫苦,他出世3个月,父亲就患肺痨离开了人世。他在苦难中长到11岁,便给地主家当长工。15岁的邓仕俊当上了红军后,参加的第一仗,是攻打竹峪关东南的佛爷山,一颗子弹从他的后脑勺穿破头皮而过,他仍勇敢作战,战后便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在抗日战争的响堂铺战斗之前,他受徐向前副师长的委派,飞马到达东阳关外,化妆成老百姓,混进东阳关,摸清了敌情,为徐副师长最后下决心伏击敌人提供了有价值的情报。经两个小时激战,焚灭敌人汽车180辆,毙敌森木少佐以下人员400余人。
    (二)紧急时刻 急中生智
           1941年,刘伯承率部转出外线时,获悉集团军总部机关和北方局机关一部被敌人包围,时任师参谋第二期集训队队长的邓仕俊赶回师部,看见刘伯承师长正在为电话线被敌人窃听而无法和总部联系而焦心时,急中生智,提醒师长打哑谜,把集团军总部的险境告诉他们。刘伯承想到自己和左权同在苏联陆军大学学习,都会俄语,就用俄语和左权副参谋长通了话,告诉他:“你们被包围了,赶快突围。”事后刘伯承师长表扬邓仕俊有脑子,关键时刻想到打哑谜,提醒了他。
    (三)当之无愧的冠军
           邓仕俊将军戎马一生,身经百战,5次负重伤,被评为二等甲级残疾军人。1967年,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自无锡回程途中,陪同的邓仕俊将军不幸被意外的车祸撞破了头颅和脾脏,撞断了左胸的两根肋骨。在以后长达5年的治疗日子里,先后动大手术17次,仅静脉就切开了10次。他积极配合治疗,凭着坚强的信念和过人的毅力,同死神搏斗,硬是从病床上站了起来。被医疗专家们称:他不仅是中国动大手术最多的冠军,而且是世界上动大手术最多的冠军,他的康复也是医疗史上的一大奇迹。

     
    吴荣正的故事
    (一)从雪山上捡回一条命
           1932年12月18日,红四方面军翻越大巴山,进入通江两河口,随后,解放通、南、巴,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这时,意气风发的吴荣正,在家乡发动农民,收集民间枪支,组织了一支400多人的游击队,自任队长,杀富济贫,威震乡里。红军到达家乡后,他毅然率队加入红军。在红军第三次翻越雪山时,天气异常寒冷,身负重伤的吴荣正已奄奄一息,同行的红军战士在雪山中挖了个坑,含泪将战友掩埋。一位红军副司令员弯腰替他整理衣服时,发现他的眼珠在慢慢地转动,忙喊:"他还活着!他还活着!快把他掏出来。"通过抢救,他终于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
    (二)咬断敌人喉咙,扯掉两颗门牙
           在抗日战争时期,吴荣正被编入八路军129师,转战晋冀,先后参加了响堂铺、百团大战、狼王牙山、老爷岭、正太路破击战等30多次战役。在老爷岭战役中,战斗尤其残酷。
           当时,由于增援部队未能赶上,吴荣正所在部队弹尽粮绝,他也身负重伤,眼看到敌人已冲上阵地,他忍着巨痛,率队与日寇展开了肉搏战。在与敌人一对一的较量中,身材魁梧的吴荣正显出了绝对的优势,一眨眼的功夫,赤手空拳地结果了三名日寇的性命。由于伤痛的困扰,第四个日寇与他展开了长时间殊死的搏斗,此时的吴荣正的体力已全部耗尽,无力挥拳猛击敌人,他使出全身力气,将敌人摁倒在地,张开大口,活生生地将日寇的喉管咬断,在敌人痛苦的挣扎中,吴荣正的两颗门牙已深深地嵌进了敌人的喉管,鲜血飞溅到吴荣正的全身。凭着他们的英勇顽强,他所率领的部队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吴仕宏的故事
    吴仕宏——“光荣的临汾旅”创建者
          吴仕宏出生于通江兴隆乡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32年冬,红军入川后,年仅14岁的吴仕宏,在父亲的支持下,参加了红军,他在红四方面军部队从卫士做到骑兵排长。
          1948年2月下旬,吴仕宏时任二十三旅副旅长,带领部队参加了徐向前指挥的临汾战役。临汾战役是一场攻坚战,它的坑道作业,其规模较大,在人民军队攻坚作战的战史上是罕见的。
           当时的临汾城由国民党军2.5万余人驻守。该城地势内高外低,城墙依自然地势砌成,城周碉堡林立,壕沟纵横,易守难攻。解放军几个部队同时攻打临汾城,吴仕宏和全旅指战员,把两条长110多米的破城坑道通过外壕挖至城墙下,在城墙底部装炸药,爆破成功,将城墙炸开两个缺口,指挥官兵突破城防。经过激战,敌军大部歼灭。
           随后二十三旅向城内进攻,采用坑道爆破,突破临汾城,用“土飞机”突破了敌人的坚固城防。突击队乘爆炸烟雾,发起冲击,首先登城,后续部队直插纵深,歼灭国民党守军5600余人。二十三旅在临汾战役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被中央和毛主席授予“光荣的临汾旅”称号。
           1949年2月,“临汾旅”改番号为步兵第179师。1951年3月,179师奉命赴朝参战。在朝鲜战场上,吴仕宏数次战役中身受重伤,依旧躺在担架上指挥部队撤退。随后,他被通知回国进行治疗。吴仕宏躺在担架上,正准备上火车时,金日成和彭德怀突然来了。金日成和彭德怀高度赞扬了吴仕宏在战场上的表现。

     
    陈彬的故事
           陈彬1919年9月26日出生在四川通江县云昙乡的一个普通家庭,1933年参加革命,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战争需要我的孩子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期间,陈彬将军逢人就说:“我们家有两个孩子上了前线……”当时,他的大女婿就在参战野战部队,驻守在对越作战的前沿阵地。而他的二女儿陈崎是广州军区某医院的医生,所在的医疗队离中越边境只有一公里。
           陈崎说:“开战那天,炮声足足响了五十分钟,震天撼地。战斗非常惨烈,从战场上抬下的伤病员很多,需要救治换药的伤员很多,医护人员三天三夜没有休息。在医院队正前方200米外,便有越南特工出没,战地医院随时有被特工袭击的可能。医疗队缺水,用水需要去挑。为了安全,大家挑水时身上都带着枪……”可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陈彬将军从未给子女打过一个电话。
           战争结束后,女儿们一度感觉父亲对子女冷酷。后来,陈彬将军才坦言,战争需要自己的孩子,需要他们为国家的安全付出,他不能向广州军区领导打电话要求照顾自己的孩子,他要让自己的孩子在战争中磨炼,在烽火中成长,为国家作贡献。他坚信自己的孩子不会掉队,也一定能经得起考验。
    (二)孩子的路自己走
           陈彬将军共有四个孩子,头三个是女儿,最后一个是男孩。1958年,儿子出生时,他高兴得整天合不拢嘴。有人说,陈部长得了贵子,高兴得路都不会走了。儿子出生以后,以及在成长过程中,陈彬将军在各个方面为儿子都想得特别周到,视做掌上明珠。那种爱的程度简直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了。
           上世纪90年代初,儿子由国防大学转业的时候,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老伴希望陈彬将军能为孩子的工作托托关系。没想到,他却让自己的孩子去自食其力。结果,陈彬将军的儿子成了个体户,先是卖了三年邮票,之后租了铺面开了一家手机专卖店,以此维持生计。
           其实,陈彬将军完全有能力让自己的孩子走上领导岗位,至少可以让自己的孩子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三)与妻子相濡以沫
           1951年,陈彬与陈国莹结为夫妻,从此两人相濡以沫,恩爱有加。1981年,陈国莹体检发现肺部有一片阴影。她被送到了科工委180医院后,陈彬将军不提要求,只希望抓紧确诊,全力救治。那一段时间,他非常忙,经常到西山开会。每次在西山开完会,陈彬将军都要先拐到太平路的180医院看望床上的老伴。老伴喜欢花,他就派司机顺道时把家里的花搬到医院的病房里;老伴喜欢吃虾,他就花30块钱为夫人买了两只大虾,在家让保姆做好以后,送到医院。平时,为了给妻子补充营养,陈彬将军都是让保姆把鸡汤炖好,派三女儿坐着地铁把鸡汤送到医院。虽说乘地铁、换公交一路上鸡汤连漏带洒只剩下一半,但陈彬将军从没让女儿搭公家的车。
           一天一天过去,由于条件有限,陈国莹在医院经过反复检查,始终未能确诊,而且高烧不退。这可急坏了每天忙于公务的陈彬将军。一天,在与子女们一起吃饭时,他突然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说:“阿姨(保姆)到医院照顾妈妈,我吃食堂去。”话刚出口,泪水就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孩子们从没看到过父亲流眼泪,二女儿陈崎忙说:“爸爸,阿姨走了,谁来照顾你啊。你的胃不好,你吃食堂哪行啊,你这么忙,必须要搞好自己的身体啊。”
           之后,为了使子女更加尊重他们的母亲,陈彬将军还特意给女儿写了一封信,他认为这样更深刻、更凝重。这封信深深地印在了子女们的心中。其实,之前陈彬将军就常对子女们说:“你们对我不好没有关系,你们要对你们的妈妈好,她生下你们几个多不容易,一个家庭不和睦,大家能幸福吗?”
    (四)重生前 不重生后
    1990年,陈彬将军写下了“死后不举行追悼会、不搞告别仪式、不发生平事迹、眼球献给残盲人”的遗嘱。1999年,陈彬将军去世后,他的子女遵照 “我要把自己的骨灰放到戈壁滩,与革命烈士为伍”的遗愿,把父亲的骨灰放在了远隔千山万水新疆某基地,这让他的子女们每年很难去给他扫墓。曾担任总装备部政委的李继耐将军这样总结陈彬将军:“他重生前,不重死后。”

     
    朱士焕的故事
    朱士焕在川陕苏区搞火线宣传
           一九三三年五月,红军主力部队粉碎了四川军阀田颂尧、刘存厚向川陕苏区发动的第一次进攻。这次胜利不仅收复了原来失去的根据地,而且苏区得到了更大的发展。西至嘉陵江边,南至营山,东至万源,较之原解放区扩大一倍以上。苏维埃的红旗飘扬在嘉陵江畔的广大地区。人民做了这块宝地的主人。根据苏维埃的法令一切应当分到土地的人,都分得了土地。然而,当时毕竟还是处于赤白对立的状态。边沿区拉锯式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敌人每次进攻苏区的时候,总是毫无例外地推行“三光”政策——草木俱焚,鸡犬不留。苏区人民对敌人恨之入骨。在“一切为了前线的胜利”的口号鼓舞下,同敌人展开了残酷的、你死我活的斗争。根据对敌人情况的分析,党决定在敌军发动新的进攻之前,积极开展瓦解敌军的工作,促使白军士兵早日觉醒。党把这项重要任务,交给了处于赤白交界边沿地区的共青团员们,这个时候就是由朱仕焕负责苍溪的青年工作。
           为了广泛向白军士兵宣传党和红军的政策、主张,为了夺取前线的胜利,少共县委决定要在保证完成扩大红军任务和正常工作的同时,抽出一部分人员组成“火线宣传队”,每天晚上到敌我对峙的火线前沿阵地上去喊话,撒传单,积极开展瓦解敌军工作。到火线前沿阵地上向敌人做宣传工作,是有危险的,但为了前线的胜利,大家把危险、困难全都置之度外,纷纷报名,“火线宣传队”很快就组织起来了。
           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送走了第一批“火线宣传队”。同志们表示:“一定打响头一炮!”这些充满革命热情,富有青春活力的共青团员们,扛着红樱枪、梭镖、大刀、土枪、土炮,背着五色传单,列队出发了。
      宣传队到了前沿阵地隐蔽好,就对口唱起山歌:“……啥子出来哎满天红?啥人起来哎闹革命?为啥起来哎闹革命?……”“……太阳出来哎满天红,穷人起来闹革命,为了翻身,闹革命……。”   
    对面的白军一听见山歌,嗓子里就发痒,看长官不在就喊:“你们是干啥的?”
      “我们红军和白军兄弟摆龙门阵来啦!”
      “都是当‘兵’的,有啥子可摆吗?!”
       我们一句,他们一句,就接谈上了。
      “白军弟兄们!”我们的宣传员发动了政治攻势,“你们整天整夜地站岗放哨,操练打仗,拼命送死为了谁呀?”
      “当兵吃粮嘛!”白军士兵答上了,并反问我们:“你们打仗是为了谁呢?”
      “我们红军打仗,为了天下穷苦人得解放,不受地主、军阀的压迫、剥削,也是为了自己。”
      “为了自己的啥?”
      “我们为了保卫自己分得的田地,房屋!”
      “田地、房屋是谁分给你们的?”
      “是我们自己革命得来的,是共产党、苏维埃和红军分给我们的呀?”宣传部长又问白军士兵,“你们替当官的送命,他们分啥东西给你们呀?”
      “我们啥子也没分到!”一个白军士兵的话音刚落,另一个白军士兵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常分得当官的巴掌和军棍!”
      “你们替土豪劣绅、军阀头子当兵打仗,还成天挨打受骂,你们家里的父母、妻子、弟妹挨冷挨饿,为什么还要干哪!”
      “有啥子办法呀?”白军士兵沮丧地回答。
      “有办法,到我们这边来吧!”
      “我们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我们的任务是打倒帝国主义,铲除封建势力,打土豪,分田地,实行土地革命!我们这里官兵平等,不打人,不骂人。我们不杀俘虏,不搜腰包……”
      经喊话,白军阵地上的士兵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凑到一起议论起来,看来是有点动摇了。宣传队就进一步展开了攻势:“你们不也是穷人出身吗?穷人就要到穷人的队伍里来!”
      喊话工作连续进行了几个夜晚,白军士兵与宣传队相当熟了。看样子,他们虽有点半信半疑,但还是产生了一定的效果。碰到他们的长官来查哨时,白军士兵就告诉宣传队:“你们隐蔽起来吧,我们要放枪了!”
      咔咔咔,砰,砰砰!……一阵枪响之后,对方又招呼起来:“你们出来吧!我们长官走了,刚才,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们红军、共产党从来不骗人。”宣传队队员说得非常恳切。
      时间长了,白军士兵好像也摸到宣传队的活动规律,到时间,我们不说话,他们倒问起我们来了。有一天晚间,我们因事没有派人到火线上去喊话。当我们的火线宣传队再一次出现时,他们就问:“你们那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来呀?”
      “今天来了,还给你们带来了礼物。你们过来两个人,我们商量商量好不好?保证你们能得到很大的好处。”宣传部长的声音,是他们最熟悉的。
      不一会,就有两个黑影慢慢地向我们阵地爬来。
      “是谁?”我们警惕地戒备着。
      “是你们叫我们来的嘛!”白军士兵趴下不动。
      “是穷人快来吧!我们表示欢迎!”两个白军士兵又向前爬了几步,就猫身跑来了。一个小个子白军胆怯地说:“弟兄们都说红军好,叫我们先来看看!”
      “欢迎,欢迎!”他俩用探听的口气问道:“我们过来,你们能要吗?”
      “要!为什么不要呢!你们的高级长官是军阀坏蛋,而你们是青年人,是穷人家子弟。”宣传部长说:“我们共产党、苏维埃和红军就是为穷人办事的,欢迎你们过来,欢迎多来一些人。把你们亲眼看见的事情,告诉给白军弟兄们吧!”
      谈过之后,我们宣传队又给了他们一包油印的宣传品:“请你们把这一包东西散发给弟兄们看吧!这里有苏维埃的十大政纲和土地法令……”白军代表连声答应:“一定,一定!”
      这样,在火线上,我们的火线宣传队员和白军前线上的士兵交上了“朋友”。有好几天晚上,他们都派人过来拿宣传品。由于常来常往,终于被他们的长官发觉。白军士兵过不来,我们就想办法把宣传品绑在狗身上送到白军那边去。
      后来,战斗打响了。红军冲上去的时候,白军士兵就喊:“你们不要打了,我们缴枪!我们都是穷人,不愿替当官的卖命。”战斗结束后,有的同志问被俘或投降过来的白军士兵:“你们怎么知道红军的政策?”他们回答说:“红军好!我们早知道。红军为了穷人打土豪分田地的啊!在苍溪县两方对峙的时候,就和你们的同志交上了朋友,还看过你们的传单哩!”
        由此看来“船架子”出身的朱仕焕将军一直很会做政治宣传工作。所以,他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长期从事部队政治思想工作,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张显扬的故事
    (一)真正的好将军
           有一年,在长江边的农场劳动。张副军长上午和大家一起割麦子,下午给工人们作报告。张副军长听说部队来了大批文化兵,高兴极了,他说:“好好好,部队现代化,文化得上去,来了这么多知识分子,宝贝呀!我得与他们交流一下。”那天下午,两千多人的大会,他一国际、二国内、三部队地讲。讲着讲着,他突然提出来个问题:“听说在座的有人说我们的长江大桥没有美国密西西比河的桥长,这不是长美帝国主义的志气吗?当然,我不能压制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兵,凡事得以理服人,以事实服人,再大的官儿也得讲理是吧?这样吧,在这我丢下一句话:哪一天咱们打到美国去,当然是美国打我们后我们反攻,你们记住带个卷尺,咱们量一下美国的大桥,好吧!”全场轰的一声都笑了起来,还一个劲儿鼓掌。
    (二)较真的将军
           那是一个最热的伏天,一个营区的变压器坏了,张显扬听说过来三个多小时还没人去修,他就顶着火热的太阳,搭一把藤椅,坐在山坡上营区变压器旁边,煽着芭蕉扇。“哟,张副军长怎么坐在这里?”路过的人都感到奇怪。部队停下了,都上前问:“张副军长,您在这干什么?”老头儿说:“干什么,乘凉!我刚才到营区去了,发现没电了,自来水也停了,说是这个铁疙瘩坏了,三个多小时了,还不来人修!你们回去一身臭汗怎么洗澡?我得落实这个事。”
           正说着,有几个校官带着电工赶来了。约半小时后变压器就修好了。后来张副军长怕人家糊弄他,让警卫员跑步到附近营区拉一下电灯,看是否真有电了。警卫员气喘嘘嘘跑去跑回,报告说是有电了。张副军长这才离开营区,但他浑身的衣服早已汗透了。
    什麽叫抓落实?张副军长这个老红军的行动就作了最好说明。
    (三)爱“兵”如命
           据张显扬的秘书讲,在部队,张副司令“爱兵如命”是出了名的,凡在大比武中夺冠的连队,他都会亲自前去祝贺,进行嘉奖,还要连队当天杀猪犒赏战士。他到武钢同样做到了“关爱职工胜过自己”。许多老工人经常夸奖:“张副司令虽然脾气暴,好骂人,但从不训我们。”最有意思的是,当听到电修厂老工人王玉彩从投产10多年来坚持修旧利废,为企业节省几百万元的事迹后,他逢会就讲王玉彩的故事。在现场会上,他把王玉彩拉到台前和自己坐在一起,不断夸他是武钢的“好管家”。会后,他还自言自语地说:“应当重奖、重奖!”

     
    陈福章的故事
    (一)机智完成任务
           1939年,陈福章被派往友军工作,接受了一支受国民党指挥的友军,改编为太行2分区的队伍。1940年他担任太行2分区作战股长,1941年担任独立营营长。1942年,主力部队地方化,陈福章担任2分区武工队长,打碉堡,摸哨所,开展游击战。他曾经率领武工队截击过数百名敌人,他领导的武工队(因他嘴上胡子略带红色,战争年代蓄得很长)被敌人称为“红胡子”。敌人只要得之是陈福章的武工队,往往就望风而逃,尽量不与他的部队硬打。来陈福章担任2分区28团团长。有一次他带一名参谋到日军驻地侦察,不慎手枪从腰里掉到地上,陈福章机智敏捷地用脚踩住了手枪,日军竟没有发现,使他们化險为夷,顺利完成了侦察任务。
    (二)传奇人生
           在漫长的战争中浴血奋战、命悬一线,湘西剿匪、敌后武工队、破坏日军运输线、雪山草地来回跋涉3次,“文革”中遭受不白之冤......他的传奇足以写成影视剧、畅销书。有着光荣的少将头衔,可家里没用暖气,子女从小穿补丁衣服,睡土炕,担水吃。他忍着剧痛和骨癌斗争,1982年去世后,应其遗嘱,把全部抚恤金捐给了“爱我中华,修复长城”工程。

     
    张荣森的故事
    张荣森——跟步兵一起冲锋的首长
           张荣森将军是陈河乡母家梁村人,生于1917年,逝世于1984年。他1932年参加红军,在红四方面军红31军93师当战士。后被提拔为通信排排长、师司令部作战参谋。1936年,张荣森在红军大学学习,毕业后,任延安警备1旅侦察科科长。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张荣森作战英勇顽强,足智多谋,特别善于随机应变,处置突发事件。1948年,冀察热辽军区新组建了独立6师,张荣森任该师参谋长。他带领部队打了许多硬仗、恶仗。在辽沈战役中,独6师奉命和友军一道攻打绥中县城。战斗打得异常残酷惨烈,当张荣森正带领增援的炮兵前去支援步兵强攻登城时,他突然发现,有一部分敌人想乘机突围外逃。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来不及和其他师领导互通情报,又没有供调遣的预备队,而自己又肩负增援的重任。于是他断然决定,命令炮兵部队继续执行增援任务,把身边仅有的师直属队的几十人组织起来,前去阻击妄图突围的敌人。而且身先士卒,高举手枪,大吼一声,带领直属队向突围的敌人猛打过去。由于他们动作十分迅速,而且特别的勇猛,使仓惶突围的敌人防不胜防,也不知到底又遇到多少阻击的部队,包括敌52师师长在内的敌人纷纷缴械投降。此役一举消灭了妄图突围的400多名敌人。战斗结束后,受到军师首长的高度赞扬。

    责任编辑:东方红
    中国双创是传播和交流中国创新创业发展的公共服务平台。中国双创与政府、高校、协会、企事业单位等机构深度联合,为“工、农、兵、学、商”提供权威的创新创业政策解读,精准专业的数据服务,个性化推荐引擎,共享技术、人才、金融、市场、信息等。

    版权说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双创”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双创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01-53684885

    传真:0086-10-63343583

    媒体合作:0086-10-53397606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53397606

    广告合作:0086-10-63343583


    中国双创APP
    naddc
    微信公众号